注册梦之城;” 而属于流媒体特色的互动
  • 时间:2020-09-04
  • 点击率:

注册梦之城;” 而属于流媒体特色的互动

  ◎周黎明

  “十年一觉电影梦”是张靓蓓撰写的李安传记的书名,也是本届北京国际电影节上出现频率较多的用语。北影节创办于2011年,到今年第十届原本就是一个重要节点,没想到突如其来的疫情为它徒增了悬疑片式的跌宕与反转——从四月的无助和等待,到七月的影院缓缓重启,直到电影节第三天的七夕,超过五亿的单日票房,将行业情绪推向了一个励志片式的高潮。

  大银幕与流媒体之争

  虽然在《八佰》的推动下,影院复工率接近90%,但越来越多院线电影被迫转战线上,对影院这个传统平台造成的冲击不言而喻。从春节档的《囧妈》,到点播获得一亿美元票房收入的《魔发精灵2》,再到令人瞠目上线迪士尼流媒体平台的《花木兰》……偶一为之的例外似乎变得越来越像是“新常态”。对此,精彩纷呈的北影节论坛上,中外影人从自己的视角出发,做出了不同的解读和展望。总体上,中国影人受到近日影市复兴的振奋,普遍看好影院的未来;美国影人因本国疫情控制不力,反而觉得观影习惯会从此发生不可逆转的改变。

  李安导演在本次大师班上,对影院的未来表达了审慎的乐观。他说:观众如果不进影院,只在家里看电影,你不可能逼他去影院;你只能创造一些新的影像、新的故事,是他在家没法体验的。他认为,影院的优势在于“仪式感和群体感”,但疫情会促使“革命性电影改革的时代提前到达”。

  这种“革命性改革”是否会保留影院的龙头地位呢?

  国内影人对影院体验表达了非常独特的理解。陈思诚站在制作者的角度,认为直接销售给消费者的2C模式,要比流媒体那样的2B模式更加“刺激和现实”,成功了会更有“成就感”。文牧野把影院的魅力归结为“触及灵魂的巨大能量”,这种能量需要工业的支撑,最终转化为视觉能量和感情能量。陆川表示,影院和流媒体的关系是“互相成就”,而不是“互相埋葬”;流媒体的竞争会分流,但只会让影院作品更好,“而不是诞生一些奇奇怪怪的新品类”。

  本届北影节最后一场论坛的副标题叫做“大银幕和流媒体平台竞争下的破界融合”,显然,井水不犯河水的分流仅仅是一家之言,但怎样融合、融合能否产生独特的新品类,则有待时间的验证。

  早在年度票房刚破百亿的2011年,流媒体就对影院虎视眈眈了。影院的“窗口期”越来越短,2015年《消失的凶手》试图同步上线,导致影院集体抵制。之后Netflix跟戛纳以及美国的院线屡屡发生冲突,窗口期就成了越来越不得力的院线保护手段。早年参与安乐百老汇影院的创立、曾任万达影视总经理的姜伟,认为保持目前的一个月窗口期是符合中国国情的,因为多数院线影片的密钥就有一个月。但是,原本三个月窗口期的美国,传来环球影业跟最大放映商AMC达成协议,将窗口期缩短到17天,这会对行业造成较大的冲击。

  如果说,新旧平台争夺片源博取了大众的眼球,抢夺观众的现象或许只是一种误解。

  “猫眼”的郑志昊公布了一项调查:2019年线下观影的高频群体,同时也是线上的高频群体;反之,不常去影院看电影的人,在网上也不会经常看电影。因此,现在的关键是把低频观影人群变成中频甚至高频人群。美国电影协会的冯伟则提到另一个“优爱腾”的调查,显示疫情刚发生时,线上观影人次急剧增加,但之后下降;一旦影院的龙头效应消失了,线上观影的热潮也随之消失。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站在流媒体的立场,认为主要的竞争不是跟影院,而是电影作为一种品类,与剧集、综艺之间的竞争,“更严重一点,是跟短视频的竞争。”

  作为疫情发生后第一个“影转网”的尝试者,徐峥当时受到了来自院线方面的很多压力。原来的春节档竞争者张一白(《夺冠》的监制)则透露,他当时就赞同徐峥的做法。而资深院线人士吴鹤沪也表示,“我就认定徐峥做得没错”,他还揭秘了《泰囧》上映前徐峥主动让出最佳档期的往事。

  春节时没人能预测到疫情会造成影院停摆整整半年,更没人会想到未来会有那么多好莱坞大片也被迫上线,而徐峥坚持让《囧妈》在春节期间上线的做法,虽然是“一个特殊时期的一个特殊决定”,梦之城,也受到论坛同行的由衷认同。与会嘉宾也对电影院无可替代的价值达成共识,正如徐峥所作的生动比方:游乐场里坐过山车,可以用主观镜头拍下来,但观看这些镜头跟实地去游乐场坐过山车是不一样的。

  商业大片vs文艺片,谁是影院的推手


客服QQ: 点击这里
地址:上海市互创路899号电子时代广场5116室 客服QQ:981697556
Copyright © 2017-2021 梦之城平台注册 版权所有

0888-88888888

服务时间:7X10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