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梦之城;并担任电影《捉妖记2》《流浪地球》等片的表演指导
  • 时间:2020-09-27
  • 点击率:

  因参与《演员的诞生》成名 创办表演工坊进军大众戏剧领域 刘天池“出圈”表演培训是大众需求

  9月10日,刘天池表演工坊在京宣布将以涵盖大众、少儿、专业三大板块的表演课程设置进军大众戏剧教育领域。至此,创始人刘天池笑说自己迈出了“出圈”的第二步。

  从中央戏剧学院的表演教师到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再到将表演带到大众身边,刘天池完成了表演专业化到面向大众的过程。

  近年来在《演员的诞生》《我就是演员之巅峰对决》等综艺节目中被大众熟知,刘天池并没有走上一条赚快钱的路,而是继续自己的戏剧表演教育事业。刘天池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专访时表示,“虽然诱惑很多,但我从来没有迷失过,我知道从事教育工作是我最喜欢的事,教学是个治愈和自我治愈的过程。”对于表演培训市场,刘天池直言前景广阔,“这种前景可能不是商业的或者功利意义上的,而是一种大众的、社会的需求。”  

  教学是治愈与自愈的过程

  “当演员是要有天时、地利、人和才能促成的,我推少儿戏剧的目的并不是要让每个孩子成为演员,而主要是培养孩子健全的人格魅力,侧重点是在美育和教育上面。”刘天池透露,这次之所以想把表演带到大众身边,尤其是孩子身边,主要是受“教育戏剧”的影响,“教育戏剧源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西方国家发现,戏剧可以成为一个疗愈人们心灵创伤的最有效手段,在艺术门类当中,戏剧是跟人的生活最接近的。戏剧表演的核心,最开始的部分就是如何探寻你自己。在戏剧的浓缩当中,我们都能找到自己的影子。你可能会突然间明白原来我自己一直都解决不了的困惑,好像在戏剧里释放了,通过别人构建出来的语言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戏剧表演的教与学是一个治愈与自我治愈的过程。2010年前后,互联网的介入对表演行业产生了很大的冲击,刘天池也产生了严重的厌教心理。她透露,“那段时间我的很多学生总是问我‘有些人不用上学就已经成名,甚至能够收到高额的酬金,那还学习表演干什么呢?’那段时间我甚至都不想教学了。”直到去了《金陵十三钗》剧组担任表演指导,她发现很多年轻演员需要经历“第五年教学”,“第五年的教学就是他们并没有把自己在学院所学的体系,所学的技术、技巧有效在片场进行转化,原因在于时间太快,梦之城,不像以前拍戏可能半年、一年才拍完,而现在要求两三个月就要把戏拍了,有很多的年轻演员在现场遇到了很多的问题,于是我就开始想能不能够带一支队伍进入片场,帮助学生完成角色的创作。”于是,刘天池迈出了走出教育圈的第一步,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帮助行业内的年轻演员迅速成长。“被别人需要的快乐,比能赚钱更重要,所以真的是在这方面治愈我了。”自此,刘天池也更加坚定了她走老师这条路。

  这次将戏剧表演带给大众是刘天池迈出的第二步,她透露这也是一个治愈的过程,“我的学生里面有一个二胎家庭,姐姐对弟弟不是很友善,当上完课程之后的当晚,孩子的妈妈哭着打来电话,说姐姐在家抱着弟弟说‘以后我们两个就是最亲的人了’,这在之前的家庭关系中是完全不可能出现的一幕。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觉得做这件事情很值。戏剧的魅力大到可以缓解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表演培训是社会需要

  每年的艺考,竞争最激烈的莫过于表演专业,用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形容丝毫不为过。虽然表演是热门的报考专业,但刘天池表示,表演工坊的表演课并不只是帮助人们走上表演的专业道路,更是让表演帮助到每一个普通人,“学院教学,是完整的四年教学体系,是一个从事演员工作的最佳路径。工坊的专业线是针对片场的实践教学,一般一个剧组从开始读剧本到完成拍摄时长是4个月,我们就是针对4个月生产出的点对点的教学指导。大众的课程更接近戏剧游戏坊及即兴戏剧,所面向的人群不一定是要从事专业的人群,我们普通人在生活中对于‘角色的切换’、‘ 当下的适应能力’、‘感知周围的能力’、‘观察他人内心活动的能力’等等,都是大众课中会探讨的内容,从专业表演指导到大众戏剧教育的概念变化,其实是我理念的变化,疫期让我觉得这件事有走到台前的意义,戏剧教育该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了。我们的教学侧重点的转变,其实也是在后疫期时代回应社会对戏剧的需求。我们的表演课的确可以成就一些有表演梦想的零基础学员更顺畅地往这个方向发展,但我们的主旨和方向还是侧重更广义上的戏剧教育,让表演为每个人的生活赋能。”


客服QQ: 点击这里
地址:上海市互创路899号电子时代广场5116室 客服QQ:981697556
Copyright © 2017-2021 梦之城平台注册 版权所有

0888-88888888

服务时间:7X10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