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曲《桃花扇》是南京旅游的重要IP |

石小梅: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江苏省昆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戏路宽广,巾生、小冠生、雉尾生兼能,演唱金声玉振,有阳刚…

石小梅: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江苏省昆剧院国家一级演员,戏路宽广,巾生、小冠生、雉尾生兼能,演唱金声玉振,有阳刚激越之美,做表冷峻高寒、激情四溢,极富舞台感染力。曾获第五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第八届文华表演奖。代表作有《桃花扇》《白罗衫》《牡丹亭》《二胥记·哭秦》等。

张弘:江苏省昆剧院国家一级编剧,著名昆曲理论家,代表作有《桃花扇》《白罗衫》《紫禁城游记·宫祭》《世说新语》折子戏、《红楼梦》折子戏、精华版《牡丹亭》等。

4月12日晚,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精华版《牡丹亭》上本缓缓拉开大幕,石小梅饰演是梦之城平台的柳梦梅轻灵俊逸、感情炽烈,极尽南昆风度。谢幕时,在明快隽永是梦之城平台的曲笛《万年欢》中,石小梅轻轻欠身颔首,台下鼓掌声叫好声经久不绝。13日晚,石小梅和爱人张弘接受了《》记者专访。

春风上巳天 古老艺术是梦之城平台的蓬勃生机

记者走进百周年讲堂,石小梅已经端坐在椅子上等候了,卸去戏妆,脱下厚底的她身形小巧,腰板笔直,眼神清亮,若不是发箍压着的茎茎白发,任谁也想不到这位昨晚在台上丰神俊朗,轻唱“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柳生已是古稀之年。

精华版《牡丹亭》是石小梅退休后创排的大戏,于2004年在台湾首演,如今再次搬上北大舞台,她感慨万千,“时间过得快得不得了,不知不觉已经过去15年了,这些年很庆幸的是我虽然退休了,但从来没有离开舞台,日子过得非常充实。”据了解,2011年7月,在友人的倡议、支持下,石小梅昆曲工作室成立了,近年来不断策划推出精品剧目,并先后出版发行了系列CD与光碟,“春风上巳天”也成为昆曲界唯一的注册演出品牌,系列演出如今已是连续第七年在北大与戏迷见面。与此同时,张弘也笔耕不辍,先后整理创作出《红楼梦》折子戏、《桃花扇》选场折子戏、《紫禁城游记·宫祭》《铁冠图·观图》等剧本,强烈的感情落差、悲戚的人物命运,搭配石小梅独有的清冷风格与强大舞台张力,演出一次次引起轰动。

提起票房,石小梅很是自豪,“‘春风上巳天’系列是完全市场化运营的,我们坚持不送票,场场演下来座位全是爆满,靠的是高水平演出和好口碑。”工作室在策划精品演出、媒体运营推广、文创研发等方面施力,吸引了一大批年轻戏迷。“过去在台上望下去全是白头翁,现在我的戏迷全是年轻人。昨天《惊梦》一折我一出场,现场气氛热烈得不得了。”石小梅笑着说,平时自己直播吊嗓、拍曲也能吸引上千戏迷观看,昆曲的展示传承环境越来越好。

“传、帮、带”是石小梅昆曲工作室和江苏省昆剧院始终坚持的教学模式,本次《牡丹亭》的下本就由石小梅的老搭档孔爱萍和二弟子施夏明主演,“以前是我带孔爱萍,现在是孔爱萍带施夏明,这种模式下年轻演员的成长非常快。”石小梅说,“昆曲的传承意识非常强,我的前辈老师们做得很好,我看在眼里,也努力向他们学习,把精神传承下去。”她的弟子传承有序,被戏迷昵称为“石门天团”,已成长为昆曲小生的中坚力量。

“演员的敬业精神也是演出成功的重要因素。昨晚两位演花神的小姑娘从南京赶过来,到了北大附近叫不到车,两个人拖着箱子走到宾馆,走得呼哧呼哧的,就为了不耽误彩排。”张弘表示,年轻演员的坚守让自己对昆曲的未来更加满怀信心。

明年是石小梅从艺60周年,被问及有什么演出计划时,石小梅说:“我现在的目标是过好每一天,随着年纪的增长,演大戏越来越吃重了。60年对我们来说是非常值得纪念的日子,从当初进戏校学唱昆曲,到后来将昆曲视为生命中的一部分,张弘从演员转型为编剧,我在30岁从花旦行当转为小生,我们希望能将这60年间昆曲人的故事讲给大家听,但这个工作会比较繁重,下半年会有明确的计划发布。”

秣陵重到 昆曲中的旅游意象和文化内涵

谈到昆曲在旅游中的作用,石小梅表示,自己和张弘早年编排《桃花扇》的时候就意识到,孔尚任所著《桃花扇》是南京旅游的重要IP,剧本中大部分情节都发生在南京,“比如我们昆剧院所在的朝天宫,一边是李香君故居媚香楼,一边是冶城道院,都有《桃花扇》中人物的踪影;《寄扇》一折里面还写道‘桃花粥吃个饱’,如果能够开发出一条可游可食的旅游线路就好了。”

现代影视剧对地方旅游的拉动已有成功案例,石小梅说起电视剧《都挺好》带火苏州旅游满是遗憾,“目前旅游行业与昆曲的结合还停留在实景演出上,游客们看完就走了,对全域旅游的影响十分有限。《桃花扇》在我国文学史上拥有重要地位,对发展旅游、打造南京文化名片可以发挥更好的作用。”

“《桃花扇》是借离合之情写兴亡之感的传奇剧本,剧中最著名的《哀江南》套曲中【离亭宴带歇指煞】所唱的乌衣巷、侯方域所居住的莫愁湖畔以及凤凰台等遗迹都是历史的见证者,蕴含的文化内涵是值得深究的,有必要打造成研学旅游线路。”身为昆曲全本《桃花扇》的创作者,聊起昆曲与旅游的融合,张弘满是才情,“以前游孝陵,大家都是转转就回来了,体验感不强,如果能结合《桃花扇》中的内容,如《哀江南》套曲中第二支【驻马听】中‘守陵阿监几时逃’,第三支【沉醉东风】里‘横白玉八根柱倒’等等描述,游客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那个时代的荒凉景象,使旅游更有历史纵深感。”

游览经历也对张弘的创作提供了灵感。“我在游览故宫的时候,走在中轴线上,就联想到两个问题,紫禁城是谁设计建造的?走在这里的第一位明代皇帝是明成祖朱棣,那么走在这里的最后一位明代皇帝又是谁?所以我创作了《紫禁城游记·宫祭》,讲述崇祯皇帝的最后一天,从午门击鼓、撞钟,再到煤山自尽这一千米的心路历程,将建筑文化、旅游与昆曲结合起来,并安排了以故宫设计者蒯祥为原型的角色,陪崇祯走完最后一程。这出戏展现的是崇祯作为明代最后一位皇帝走向末路时的内心舞蹈和对历史的庄重祭奠,对于了解故宫历史文化、增强游览体验有很大助力。”

据了解,今年11月,由石小梅昆曲工作室出资,罗周编剧,石小梅担任艺术总指导,张弘担纲文学顾问的新戏《世说新语》折子戏也将首演。石小梅说:“本次推出的四个折子戏,秉承‘春风上巳天’一贯的审美品格,坚决不使用华丽的灯光舞美,把舞台空间最大程度交给戏曲的核心,也就是演员的表演艺术,为大家展现魏晋风骨,展现乌衣巷等地所承载的历史文化。”

关于作者: xiyang8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